跳到主要內容

文章分享 / 自由變荒唐,台灣變鬼島

自由變荒唐,台灣變鬼島
2013/08/24 15:59
【文路仁 教授】 
在我教書的大學,有為數眾多的外籍生,在國際學院以英文授課時,台下坐著歐美、非洲友邦與本地生,歐美學生最守秩序,台灣生最吵。 

洪蘭去台大訪問,目睹學生上課吃雞腿、遲到、穿拖鞋、喧嘩的景象,早已蔓延各大專院校。在其它大學教書的朋友來訪,還說我們學生算乖,但我仍困惑台灣學生怎麼了?去中小學演講,從走廊窺看教室,也常撞見洪蘭見到的景象,整個台灣教室就是亂。 

亂是自由嗎?在本校教美語的外 老師,上課一打鈴便鎖門,學生遲到後得等下堂才能進去。「才差兩分鐘,就記一堂曠課!」大一生常不滿,認為美 老師不是想像中自由,反而更嚴,嚴到上課聊天要被兇。 

幾年前,台灣流行「我的心,遺留在愛琴海」這本書,把希臘想成風景美、福利佳、人悠閒的天堂,直到歐債爆發,才知道過度自由會結惡果。台灣教改運動者,灌輸學生歐美是自由天堂,「沒考試、依興趣念書」「上課不管理、自由學習」,很多是空想的夢境。 

坐校車,與一位德 老師聊天,發現他們求學時也有不少紙筆考試、絕非沒壓力。而一個文明國家,不會像台灣這樣,盲目教育孩子發揚小我自由、遺忘大我精神。上課吵鬧,只考慮自已愉快,完全忘了在干擾班級秩序。 


最近有個學生,到法院去告老師罵他。這位老師受家長所託,關心他好多年,目睹他扁同學後,老師情緒失控飆髒話。老師該檢討,但學生受人恩惠、理虧在前,不檢討自己反趁機反撲,他的同儕不覺得離譜嗎? 

也許沒人覺得,在最高學府的台大殿堂,學生啃雞腿時,也沒收到同學眼神的制裁,甚至還收到羨慕眼光,因為夠勇敢、自由。台灣的大學生,帶著這樣的自由觀進職場,企業能接受嗎?學生常抗議企業太嚴格,可曾想過這一路走來的自由觀,其實已變調? 

2. 


變調的自由觀毒化校園,也融入媒體毒化社會。解嚴前,媒體受政府管制,媒體自由化後,不是要盲目追求小我利益、忽視大我權益。 

在日本大地震時,從台灣與日本看到的新聞截然不同。日本記者雖然心中有情緒,但絕不加油添醋,因為知道他的情緒會影響人,而媒體雖渴望知道災區新聞,但絕不派人去災區、干擾救災。日本新聞的自制,讓民眾未發生恐慌、釀成更大悲劇。 

台灣媒體卻覺得爆料是自由、發行量是最高指標,不管他人死活。在SARS感染時,記者潛入和平醫院拍照,無畏傳染失控。有人呼籲訂法律制裁,卻怕影響新聞自由,而一個成熟社會也絕非單靠法律維持,得靠大我意識。在日本,媒體違背公共利益會被同業抵制、合作案難推動,更會被消費者抵制、銷量狂跌。 

在台灣,越血腥、破壞公眾利益的新聞,銷量越好。大家為滿足視欲的私心,以銅幣或遙控器養肥惡質媒體,讓台灣腐化。在洪仲丘案中,之前媒體熱炒的盜賣軍火、集體貪瀆、殺人滅口等新聞,在桃園地檢署調查後其實多是空穴來風。法官現在調查的是關禁閉的程序問題。 

禁閉程序出問題該受處罰,但什麼罪受什麼罰,媒體不能為衝收視率,不斷引述未具名的「X先生」、「C先生」,爆料缺乏證據的「黑錄影帶」、「地下錢莊」、「調戲護士」等情節,增添別人莫需有的罪名,順道抹黑國軍。 

從媒體創造的情緒,演化出的洪衛兵運動,為台灣添惡果。群眾效法紅衛兵,要政府三日內倉促修法,將承平時期的軍隊從軍法改司法,是場荒唐戲碼。他們隨口說,開戰後可再從司法改回軍法,但兩軍開戰,對方會先發通告讓台灣重新招考人員、重建軍事法庭嗎?這些論述,不是公民社會的產物,是自私小我的結晶。 

公民社會必須要有討論,必須在乎自己權益,也重視大我生存,國家安全的訴求,幾時在運動中被討論了? 

3. 


曾與一些家長交談,知道他們的殷殷期待,希望孩子畢業後有好工作,讓他們卸下肩頭擔子,這個暑假我帶一些學生到企業對話,希望建立橋樑。 

我希望學生能提前知道,過往的自由化運動,帶錯他們的方向,過程中我不知道學生懂多少,但一場場下來,我真的知道,台灣企業缺人缺得兇,但不是缺明星學歷,而是缺有好工作態度的人。 

他們看重的是一種,不是只管自己、會關心團體的價值觀。有家企業投資不少錢,送新人出國受訓,回來後當玩了一趟,人都走光了。企業初用員工前兩三年,幾乎都在投資,如果員工不懂感恩,學到專業就想跳槽,沒有團體感,企業還敢用新人嗎? 

而台灣社會現在缺的,也不是爭取個人權益者。過去台灣人會感恩醫師,現在醫生醫好後,很少收到感謝,但只要出點小錯,讓人傾家蕩產的官司隨後報到,讓台灣醫護被告率升至世界第一名。人人都不怕為小我發聲,但要找出幾個人,一起來推動讓醫療制度健全,卻是難上加難。台灣醫療制度,從五大皆空開始惡化,幾年後就會崩潰。 

台灣社會現在缺的,也不是行小善的人。到各個慈善機關,會看見很多人退休後當志工,這如同在河流下游撿垃圾,上游污染源未除,垃圾永遠撿不完。台灣現在需要的善,是到上游阻攔變調自由觀的擴散。只在乎小我的價值觀,讓台灣愛滋感染率變成日韓十倍,治療費已耗掉疾管局半數預算,很快就會拖垮台灣財政。 

變調自由觀,讓人可以隨著媒體名嘴的口,從一個案例直指國軍全部腐化,痛罵志願當兵的人水準不夠,但又不願自願當兵服務國家,讓募兵制面臨募不到兵的窘境。變調自由觀,讓人想繼續享受高額退休俸,不管新進者將來領不到退休俸,「以個人利益為己任,置國家生死於度外」讓退休制度難改革。 

有一次,與德 老師坐車時,他為我們台灣學生的秩序而生氣,但更為台灣的未來而憂心。很多年前,他曾目睹南歐走在台灣走過的方向,而釀成荒唐的悲劇,望著車窗外,我說我也很擔心,因為這是我的國家、我的土地。 

你也憂心嗎?如果是,你至少已脫離台灣這幾十年來,不斷傳播擴散的的個人自由主義,往大我方向走去。讓我們並肩走,呼喚更多人覺醒,從易經、老莊、孔孟到歷代先賢,所要傳下來的「道」,也就是大我意識,絕不是空幻名詞,而是讓種族綿延、社會健全發展、美麗島不會變鬼島的唯一藥方。

 

時間類別單位標題發佈點閱

top